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調查分析

2019年前三季度浙江居民收支情況分析

時間:2019-11-07

2019年前三季度,隨著全省經濟運行呈現總體平穩、穩中有進、下行壓力仍存的發展態勢,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消費支出實現穩步增長,增收利弊因素共存,收支水平繼續保持全國前列,居民生活品質感、獲得感不斷增強。

一、居民收入增速“高開緩走”

與上年同期相比,前三季度浙江居民收入增速總體穩步增長,呈現“高開緩走”趨勢,城鄉居民收入比繼續縮小。

(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9.0%

前三季度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8546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197元,同比名義增長9.0%,增速比上年同期略降0.1個百分點;由于今年CPI較上年同期有所提高,扣除價格上漲因素后實際增長6.2%,增速比上年同期降低0.4個百分點。

從收入構成看,人均工資性收入21769元,同比增長8.9%;人均經營凈收入7008元,同比增長9.6%;人均財產凈收入4414元,同比增長9.8%;人均轉移凈收入5355元,同比增長8.2%

1“十三五”以來浙江居民收入分季度增長走勢

(二)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8.5%

按常住地分,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6030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611元,同比名義增長8.5%,增速與上年同期持平,扣除價格上漲因素后實際增長5.8%,增速比上年同期降低0.3個百分點。

從收入構成看,人均工資性收入25597元,同比增長8.4%;人均經營凈收入7280元,同比增長9.6%;人均財產凈收入6342元,同比增長9.1%;人均轉移凈收入6811元,同比增長7.2%

2 “十三五”以來浙江城鎮居民收入分季度增長趨勢

(三)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9.5%

按常住地分,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102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096元,同比名義增長9.5%,增速快于上年同期0.1個百分點,扣除價格上漲因素后實際增長6.4%,增速比上年同期降低0.7個百分點。

從收入構成看,人均工資性收入14383元,同比增長9.5%;人均經營凈收入6483元,同比增長9.4%;人均財產凈收入693元,同比增長8.1%;人均轉移凈收入2544元,同比增長10.5%

 

3 “十三五”以來浙江農村居民收入分季度增長趨勢

前三季度浙江城鄉居民收入比為1.91,比上年同期縮小了0.02,城鄉一體化統籌發展取得積極成效。

1 2019年前三季度浙江居民收入增長情況

指標名

20191-3季度(元)

20181-3季度(元)

名義增長(%

實際增長(%

全體居民

人均可支配收入

(一)工資性收入

38546

35349

 9.0

6.2

21769

19986

 8.9

-

(二)經營凈收入

 7008

 6392

 9.6

-

(三)財產凈收入

 4414

 4021

 9.8

-

(四)轉移凈收入

 5355

 4951

 8.2

-

城鎮居民

人均可支配收入

46030

42419

 8.5

5.8

(一)工資性收入

25597

23613

 8.4

-

(二)經營凈收入

 7280

 6640

 9.6

-

(三)財產凈收入

 6342

 5812

 9.1

-

(四)轉移凈收入

 6811

 6354

 7.2

-

農村居民

人均可支配收入

24102

22006

 9.5

6.4

(一)工資性收入

14383

13139

 9.5

-

(二)經營凈收入

 6483

 5925

 9.4

-

(三)財產凈收入

  693

  641

 8.1

-

(四)轉移凈收入

 2544

 2301

10.5

-

注:20191-3季度全省居民消費價格指數為102.6,其中城鎮102.6,農村102.9

二、影響居民增收的有利及不利因素

(一)有利因素。

1.工資增收提速最快。

前三季度浙江居民人均工資性收入同比增長8.9%,比上年同期加快0.3個百分點,在四項收入中提升最快;對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的貢獻率為55.8%。今年初個人所得稅改革新政在全國范圍內正式實施,不僅提高了個稅征收的起征點,同時進行了專項附加扣除,前三季度浙江居民人均個人所得稅支出下降41.5%,對就業者整體工資收入增加帶來利好。此外,隨著新業態經濟的蓬勃發展,電子商務、共享經濟、快遞、微商等新業態和靈活就業比例明顯增加,創造了大量就業崗位。前三季度全省城鎮新增就業93.9萬人,超額完成80萬的年度目標任務,對工資性收入的較快增長起到了積極的助推作用。

2.城鄉經營創收點各異。

前三季度浙江居民人均經營凈收入同比增長9.6%,對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的貢獻率為19.3%,僅次于工資性收入,其中城鄉居民人均經營凈收入分別增長9.6%9.4%,城鎮居民經營凈收入增速居四項收入之首。具體來看,城鄉居民經營創收點各有千秋,其中城鎮居民的創業點主要來自于第一產業中的牧業、第三產業中的批發和零售、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住宿和餐飲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農村居民則主要由增長勢頭良好的第二產業中的制造業、建筑業經營收入來帶動。上半年省發改委發布《2019年浙江省優化營商環境工作要點》,通過6方面34項重點工作,全力打造最優營商環境,為市場主體添活力,為企業在準入、開辦、審批、制度改革等方面提供便利;全國增值稅改革紅利初步釋放,多數企業增值稅繳納額有所減少,主營業務收入和利潤均有所增加,助推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以上都為居民經營收入的快速增長創造了條件。

3.民生支出重點保障。

今年以來,浙江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突出穩企業、增動能、保平安,全力打好高質量發展組合拳,積極開展“服務企業服務群眾服務基層”活動,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9月份工業增速回升,投資穩中加快,企業信心、PMI和訂單指數等出現回升跡象。前三季度,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支出7286億元,增長15.0%,其中社保就業支出增長17.6%,為居民增收提供了有力的經濟保障。

(二)不利因素。

1.財產凈收入增速放緩。

前三季度浙江居民人均財產凈收入同比增長9.8%,增速與上年同期相比收窄0.6個百分點,其中城鄉分別下降0.51.6個百分點。數據顯示,前三季度浙江城鄉居民財產凈收入增速放緩原因各不相同,其中城鎮居民財產凈收入增速放緩受人均集體分配的紅利、出租機械、專利、版權等資產的收入、其他財產凈收入項不同程度下降的影響;農村居民財產凈收入增速放緩則主要由人均出租房屋財產性收入增速緩慢導致,前三季度農村居民人均出租房屋財產性收入同比僅增長0.7%,大幅低于城鎮居民21.3個百分點。

2.經濟運行下行壓力仍存。

今年以來,浙江突出穩企業、增動能、保平安,堅定不移推動高質量發展,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但受中美貿易摩擦等因素影響,在運行過程中仍存在變、險、難等不確定因素,經濟運行下行壓力不容忽視。前三季度,全省生產總值為43199億元,同比增長6.6%,增速比今年一季度和上半年分別回落1.10.5個百分點。

3.CPI上漲影響居民增收的含金量。

由于受非洲豬瘟疫情影響,豬肉類價格節節攀升,帶動了食品價格及整體居民消費價格的進一步上漲。前三季度浙江居民消費價格上漲2.6%,其中城市上漲2.6%,農村上漲2.9%,比上年同期分別擴大0.30.30.8個百分點,扣除價格上漲因素后,居民收入實際增幅明顯降低,增收含金量有所縮水。此外,豬肉價格上漲還帶來了連鎖反應,如餐飲、小吃等個體戶經營成本上升,利潤空間遭受擠壓,增收難度加大。

三、消費支出穩步增長

前三季度浙江居民消費支出名義增幅總體保持穩步增長,八大類消費支出呈全面增長態勢,其中教育文化娛樂和交通通信支出為居民消費兩大熱點。

(一)居民人均消費支出23365元。

前三季度浙江居民人均消費支出23365元,同比名義和實際分別增長8.5%5.8%,名義增幅與上年同期持平,扣除價格上漲因素后實際增幅比上年同期收窄0.3個百分點。

八大類消費支出呈全面增長態勢:教育文化娛樂支出由于培訓、學雜費等支出的明顯提高而快速增長,人均消費2631元,增長19.7%,增速居八大類消費支出首位;交通通信支出受人均購買汽車支出大幅提高的助推作用而快速增長,人均消費3290元,增長15.4%,增速僅次于教育文化娛樂支出;食品煙酒、其他用品兩類支出較快增長,人均分別消費6491元、605元,增長8.9%8.7%;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務、衣著、醫療保健四類支出緩慢增長,人均分別消費6153元、1256元、1375元和1564元,增長4.7%3.9%3.5%0.2%

(二)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27250元。

按常住地分,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27250元,同比名義和實際分別增長8.1%5.4%,名義增幅比上年同期提高0.1個百分點,實際增幅較上年同期收窄0.2個百分點。

八大類消費支出呈“七增一減”態勢:交通通信支出同樣因人均購買汽車支出大幅增加而迅速增長,增速居于首位,人均消費3798元,增長19.6%;教育文化娛樂支出增速緊隨其后,人均消費3206元,增長18.3%;其他用品和服務、食品煙酒兩項支出增長較快,人均分別消費778元、7366元,增長9.4%7.8%;生活用品及服務、居住、衣著三項支出緩慢增長,人均分別消費1494元、7272元、1623元,增長4.3%3.5%1.5%;醫療保健支出比上年同期略有減少,人均消費1712元,同比下降0.8%

(三)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5868元。

按常住地分,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5868元,同比名義和實際分別增長8.6%5.5%,名義增幅較上年同期下降0.1個百分點,實際增幅較上年同期收窄1.0個百分點。

八大類消費支出由上半年的“六增二減”轉為全面增長:教育文化娛樂支出因培訓、學雜費等費用的大幅提高而增長最快,人均消費1520元,增長23.7%;食品煙酒支出增速次之,人均消費4801元,增長11.3%;衣著、居住兩項支出較快增長,人均消費895元、3994元,增長9.7%7.8%;交通通信、其他用品和服務、醫療保健、生活用品及服務四項支出增長緩慢,人均分別消費2311元、272元、1278元、798元,增長3.1%2.6%2.5%1.2%

2 2019年前三季度浙江居民消費支出增長情況

指標

全體居民

城鎮居民

農村居民

絕對值(元)

增幅(%

絕對值(元)

增幅(%

絕對值(元)

增幅(%

人均消費支出

23365

 8.5

27250

 8.1

15868

 8.6

1.食品煙酒

 6491

 8.9

 7366

 7.8

 4801

11.3

2.衣著

 1375

 3.5

 1623

 1.5

  895

 9.7

3.居住

 6153

 4.7

 7272

 3.5

 3994

 7.8

4.生活用品及服務

 1256

 3.9

 1494

 4.3

  798

 1.2

5.交通通信

 3290

15.4

 3798

19.6

 2311

 3.1

6.教育文化娛樂

 2631

19.7

 3206

18.3

 1520

23.7

7.醫療保健

 1564

 0.2

 1712

-0.8

 1278

 2.5

 8.其他用品和服務

  605

 8.7

  778

 9.4

  272

 2.6

四、收支水平繼續位居全國前列

數據顯示,前三季度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消費支出雙雙保持全國前列、各省區首位,居民生活品質感、獲得感不斷增強。

(一)人均可支配收入居全國第3、省區第1

前三季度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全國平均水平的22882元高15664元,居全國31個省(區、市)第3位、省(區)第1位。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位于全國前兩位的分別是上海(52292元)和北京(50541元)。

按常住地分,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全國平均水平(31939元)高14091元,居全國31個省(區、市)第3位;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位于全國前兩位的分別是上海(55155元)和北京(54865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全國平均水平(11622元)多12480元,居全國31個省(區、市)第2位;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位于全國第1的是上海(27498元)。

從增速看,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速快于全國平均增速0.2個百分點,居全國第14位。其中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速快于全國0.6個百分點,與河北并列全國第9位;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速快于全國0.3個百分點,與新疆并列全國第13位。

(二)人均消費支出居全國第4、省區第1

前三季度浙江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比全國平均水平(15464元)高7901元,居全國31個省(區、市)第4位,在各省(區)中位居首位。居民人均消費支出位于全國前三位的分別是上海(33557元)、北京(31542元)和天津(23751元)。

按常住地分,前三季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比全國平均水平(20379元)高6871元,居全國31個省(區、市)第3位;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位于全國前兩位的分別是上海(35484元)和北京(34004元)。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比全國平均水平(9353元)高6515元,居全國31個省(區、市)第2位;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位于全國首位的是上海(16858元)。

從增速看,浙江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名義增速快于全國平均水平0.2個百分點,位列全國31個省(區、市)第13位。其中城鎮居民消費支出名義增速快于全國平均水平0.9個百分點,位列全國31個省(區、市)第11位;農村居民消費支出名義增速慢于全國平均水平0.9個百分點,位列全國31個省(區、市)第23位。

 

 

 


福彩胆拖计算器